岳陽網 >新聞中心 >要聞

一位95后湘陰伢子的自白:我去了趟火神山,但不敢告訴我媽媽
時間:2020-05-06 21:42:51 來源:岳陽日報全媒體采訪中心

這是一個95后一個人在武漢堅守60多天的故事

導演程逸飛把紀錄片《決戰江城之巔》的第一個畫面留給了那條江,武漢封城之后的日子。空無一人的街道,對著他大哭的護士,大雪中搬物資的志愿者……

更多的是在武漢守望著的人們。侯梓鋒,這個1998年出生的大男孩,在武漢“封城”的那一刻,“滯留”在了自己租住的房子里,春節第一次一個人過,六七十天在平時總感覺一晃而過,但這次在他眼里是那么漫長。

遠在幾百公里、位于湖南湘陰縣仁壽村躲風亭鄉的老家,母親不知道流過多少次淚。母親的擔憂成為這些天心中抹不去的印記,直到疫情防控形勢越來越明朗,在視頻中母親久違的笑容顯現的時候,他的心情才又像以前那樣陽光起來。

一位95后湘陰伢子的自白:我去了趟火神山,但不敢告訴我媽媽


侯梓鋒拍攝的櫻花路

在3月下旬春暖花開的日子,侯梓鋒一個人到不遠的武漢西北湖公園走了走,一路春光照耀、櫻花飄落。

在全國的共同努力下,“難熬”的時間,終于見到了盡頭。“春天來了,真好!”他不禁小聲喊出了口。

“滯留”武漢,

一開始受母親情緒感染哭了一場

侯梓鋒是駐在武漢的聯想3C服務中心工程師,2018年一畢業就到聯想實習,第二年轉正,正式成為聯想人。

在武漢“封城”的前一天,侯梓鋒剛剛送走一位客戶,還不忘送出3個口罩。正是這一舉動,讓這位客戶通過微博把他的照片發了出來,在互聯網的世界留下一絲感動。

一位95后湘陰伢子的自白:我去了趟火神山,但不敢告訴我媽媽


1月22日,侯梓鋒回到租住的房子收拾東西,準備第二天下班后,回湖南老家過春節。

但第二天一早,他就被朋友發來的一條消息搞蒙了。消息說“武漢封城了,要走趕緊走”。他在床上一躍而起,首先到服務站做回家前的最后工作,打掃衛生、將熱線轉到自己的手機上。

一切工作完成,他發現果真回不去了。“地鐵、公交停了,出租車也叫不到。”他事后回憶說,“當時就給家里打了電話。”

電話那頭,母親一聽就急了。疫情不明朗,通話過后,母親焦急的神情始終縈繞在他的腦海里揮之不去。后來父親告訴他,在疫情嚴重的那段時間里,母親不知道多少晚上睡不著覺,偷偷掉眼淚。

當天,侯梓鋒開始找藥店買口罩,找超市買米、面等日常生活必需品。走累了,他坐在一家已經關門停業的店門前,心里很不是滋味。

疫情這樣嚴重嗎?干嘛要封城?“當時的心情是非常抗拒的,很不是滋味。”室友都提前回去了,自己一個人的狀態不知要持續多長時間。

“如果真回不來,你一定要保護好自己”,母親帶著哭腔的聲音再次縈繞在腦中。他想著想著,哭出了聲。

一位95后湘陰伢子的自白:我去了趟火神山,但不敢告訴我媽媽


疫情期間“全副武裝”的侯梓鋒

一位好心的路人看到他,關切地詢問。侯梓鋒說,因為買不到口罩著急哭。路人給了他一只口罩,并安慰他說哪里的店里還有,催他趕緊去買。

好不容易買好所需的物資,侯梓鋒進入了“一個人戰斗”的狀態。

悶得慌總得做些什么,

卻干出一件終生難忘的大事


接下來不能去公司,只能“窩”在房間里對著墻壁發呆。用侯梓鋒的話說,“就是不知道該干啥”。

而這時電話響了,有人需要維修電腦。他想到了工作,雖然只能呆在家中,但線上也可以幫助別人處理電腦故障。“既然已經留在了武漢,就要做一些什么。”

忙的時候,一天他能接到十幾個電話,加微信、視頻,只要能遠程解決的,他都盡力幫忙。由于疫情初期大家還不適應,他還幫客戶調解情緒。每一個客戶不僅僅是客戶,還成了彼此之間感情交流的朋友。

在聯想宣布馳援武漢火神山醫院后,侯梓鋒越來越關注抗疫進展的情況。1月26日,聯想員工論壇出現一條帖子,火神山醫院信息籌備組面向IT企業公開招募院內IT運維志愿者。

得知這一消息,侯梓鋒第一時間向公司報了名并入選。當他把這件事告訴母親后,母親擔心得又哭起來。別人躲還來不及,自己硬要往里面闖!母親的態度讓他有些煩躁,但又不能好直接“頂撞”。

他只好告訴母親,前方的情況他都了解了,防護做得非常好,口罩、防護服都有,不會有問題。

一位95后湘陰伢子的自白:我去了趟火神山,但不敢告訴我媽媽


侯梓鋒馳援火神山醫院抽空休息

事實上,在馳援火神山醫院的時候,侯梓鋒就作為工程師進入了醫院現場,在那里安裝和調試設備。“幾乎每天都是從上午十點開始,調試到早上四五點鐘。”他說,“累了就找把椅子湊合躺會。別的同事和我一樣,現在回想雖然辛苦,卻真的覺得很值。”

雖聽兒子說沒有安全問題,母親的擔心仍然放不下,畢竟火神山醫院接收病人后面臨著非常高的感染風險。但囿于分割兩地,兒子不改變決定,她又做不了任何阻攔的事。

“在報名獲得通過的那一刻,其實還是挺后怕的。”他事后回憶說,“那里畢竟是疫情最嚴重的地方。”

在報名后,侯梓鋒不再關注社會上那些渲染疫情嚴重的信息,只關注當地政府部門發布的新聞。“我不希望那些謠言、捕風捉影的信息影響我的心態,我當時需要的是確定的和正能量的信息。報名這件事不后悔,一輩子也不會忘。”他說。

生活歸復平靜,

幾十天仿佛一下子長大了不少


在等待火神山醫院IT運維通知的那段時間里,侯梓鋒開始思考他的人生。

90/95后的一個特點就是愛玩。打游戲也是他的日常娛樂活動之一。不過在“悶死病毒”的這段時間里,他開始讀書了。

“在大學的時候,很多時間都浪費在游戲上了。經過這段時間,我明白了一個道理,萬事都要靠自己,靠自己就得有本事。”他說。

的確,這段日子,他身邊沒有親人、同事、朋友,一切都要靠自己。每天吃的是煮面條、蛋炒飯,吃膩了偶爾叫個外賣……“清湯寡水的,好歹自己可以做飯了。”他笑著說。

侯梓鋒讀的書是《尼采全集》里的第2卷。在書中,尼采一方面肯定人性中值得肯定的方面,希望挖掘人的潛力,使人類變得更優秀;另一方面又對人性的弱點和缺點,尤其對西方文化傳統下形成的弱點和缺點,進行了尖刻的諷刺和挖苦。

或許,在疫情期間侯梓鋒見到的太多感動的、浮躁的、陰暗的,使他對人生有了更多的思考。

一位95后湘陰伢子的自白:我去了趟火神山,但不敢告訴我媽媽


除了讀書,就是接聽熱線和維修電腦。其中有一臺需要維修的電腦是當地防疫中心送來的。當時判斷是主板出了問題,家中維修工具不足,只能返廠維修,但這樣一來一回就要耗費很長的時間。“搶救數據第一。”他當時想,就把自己的電腦拆了,把數據全導出來,給防疫人員應急。

這臺電腦在他的手中沒有修好,他還是有些遺憾。但他給另外一位支援武漢醫生快速修好電腦后,又感到一些欣慰。

3月25日,一場雨過后,武漢迎來它最美的一刻。侯梓鋒辦事順便去了一趟西北湖。湖水平得像面鏡子映照著藍天,路上櫻花撒落一地,到處郁郁蔥蔥,春意盎然。他蹲在湖邊眺望遠方,思緒萬千。

3月28日,侯梓鋒復工的時候,武漢二號線地鐵還沒有恢復以前人山人海的樣子,顯得空空蕩蕩。從租住的小區到武昌的辦公區坐地鐵要過江,大概需要45分鐘。回來的時候,為節省交通費用侯梓鋒會選擇公交車,時間稍微長一點兒。

一切正在步入正常。這些天和母親視頻時,他看到了媽媽臉上更多的是笑容。

當問到他會不會因為這次疫情選擇回家發展時,侯梓鋒說“不會”,他已經愛上了這座城市。雖然親歷了擔心甚至恐懼,但他更多的是看到了希望。

一位95后湘陰伢子的自白:我去了趟火神山,但不敢告訴我媽媽


復工第一天為用戶維修電腦

也許今后,隨著抗疫的最后勝利,侯梓鋒終將成為一個不太受關注的個體融入武漢的人流中,但這段日子,他經歷過,得到了成長,未來還有許多更美好的人和事在等著他。

來源:新華網


(編輯:安鏡蓉)
谁有汤姆影院的最新地址